《重生归来:江少,轻点宠》小说章节目录卓晖,安涵月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归来:江少,轻点宠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解语之花呀

简介:一场惊天阴谋,安涵月失去亲人,毁了清白,弄丢了儿子。也让她看清了那个渣男的真面目。为了复仇,她重生归来。好不容易说服孩子他爹同居,却被渣男渣女屡屡算计……

角色:卓晖,安涵月

重生归来:江少,轻点宠

《重生归来:江少,轻点宠》第1章 忍天忍地怒渣女免费阅读

今天是个晴天。

教堂外,我垂眸看着自己一袭洁白婚纱,脚上踩着一双十厘米的水晶鞋。

手握在门把上,运起了所有的力气,推开了教堂大门,看向今天的新郎。

华少涛,我曾经最爱的男人。

新娘,叫卓晖,卓家的小女儿,从生来起便众星捧月,她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可偏偏是这样的一个人,把我逼出了国内。

“涵月……”华少涛吃惊地看着我,似乎还以为我是个幻境一般,快步地朝着我走来几步。

他看起来有几分激动,甚至有几分高兴,他说,“你终于回来了。”

是的,我终于回来,向你们寻仇了。

我一步步踩着红毯,扬着自信飞扬地笑容,越过了华少涛,一点点逼向了红毯之上的卓晖,握住她手中的花捧,轻笑,“这花挺好,可惜人不配”。

我拿起花捧,直接砸在了卓晖脸上,看着她额头被砸出的血迹,像极了当年,我被她陷害到狼狈至极的模样,真美…..

“安涵月,你个疯女人!”卓晖捂着头上的伤,看着站在一旁已经呆了的华少涛,气地扑上前来掐我。

可我,早已不是之前的我,我抬起脚直接踹在卓晖的膝盖上,微微弯下腰,捏住她的下巴,“卓晖,别这么激动,好戏才刚刚开始。”

我松开她的下巴,走到了电脑前,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资料。

说到这资料,可真该感谢卓晖找的人不够靠谱,不过套了几句话,就被她全部套了过来。

“我我都说,是卓晖!是她拿十万,让我去睡安涵月的,是她让我做的!”男人坐在凳子上,满是泥泞的土抓着裤子,整张脸布满沟壑,丑的有特色的。

而这个男人,就是当年诬陷安涵月,为了钱跟了他的那个男人。

“卓小姐,你看这位先生,是不是眼熟得很呢?”我笑盈盈地看着,故作镇定的卓晖,手中拿着无线遥控鼠标,望着她勾唇浅笑,“别急啊,我们的账…..慢慢算!”

我按了按鼠标,是另一条视频,是卓晖买通媒体散播资料的照片,以及她命人合照,让我以为我跟老男人睡了的合照。

“安涵月!你伪造的这些资料,无非是要为自己洗脱罪名,可你的孩子呢?!”卓晖双眸充斥着血丝,恨不得冲上前来撕裂了我,却被华少涛给拦住。

卓晖睁大着眸子,不可置信地看着揽住她的男人,歇斯底里地嘶吼着,“华少涛,今天跟你订婚的人,是我卓晖!不是她安涵月,你到底在帮谁?”

华少涛凉凉地瞥了眼卓晖,一步步朝着我走来,眼中带着的炙热,令我有一丝恍惚。

恍惚间我们回到了那个鲜花纵马的年代,他曾是我最爱的男人。

而今…..

却是,最熟悉的陌生人。

我永远都忘不掉,他曾经说过的那一句,“安涵月你怎么能,这么令人恶心?”

我抬起头,望着华少涛撇去了眼中情愫,只剩下淡淡地疏离与无尽的冷漠。

我扯了扯嘴角,“卓晖,别急着着急啊!我们的事儿,怎么是三言两语,能说的完的呢?”

我迈开步子朝着卓晖走去,却被华少涛握住了手,我朝着他看了一眼,他却朝着我摇头,他说:“涵月,别过去,你对付不了卓家。”

“人还斗不过阎王爷,还不一样想跟阎王爷抢人?”我一把甩开了华少涛的手,我忍够了,也受够了。

一味的委曲求全,我得到了什么?遍体鳞伤!身败名裂!还要我忍?做梦!

卓晖双眸猩红的盯着我,就像是凶兽,我笑了笑,想到曾经的往事,笑的越发讥讽,“说到我的孩子,你该比我更清楚,他的生父是谁。”

我微微弯下腰,睥睨着面前的女人,看着她有一分胆怯地神情。

我笑了,是啊,那是她卓晖,得罪不起的人!

“安涵月,你到底要怎样?”卓晖咬紧着牙关,隐隐让我听到了磨牙声,我想她应该想将我搅碎。

可惜,她没这本事。

我歪着头,笑的无邪,“我不想怎么样,就是不想让你好过呀。”我看着她微微露出恨意的眼神,咧开嘴笑的张扬,“还有一一你们一家。”

“安涵月,你敢?!”卓晖双眸圆睁,眼中布满血丝,上前便想攥住我的手,却被我快了一步。

看着她因挣脱不开,而涨红的脸,以及眼中毕露的恨意,我却渐渐收回了笑意,直接将她推倒在地,抬起脚踩着她的婚纱。

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卓家,必毁。”

话音落下,我看着周围涌上来的人,看了眼身上的婚纱,望着站在人

群那头的华少涛,他艰难看我的模样以及…..不可置信地神情。

好似,就在说,你怎么会变成这样。

我笑了,笑靥如花,美不胜收,我手抚着婚纱,这是我曾经与华少涛

看过的,那是我们的玩笑,记住的至始至终只有一个我。

“涵月,收手吧。”华少涛说。

我大力撕扯开婚纱,婚纱在空中飘起,坠落在地面之上。

我笑着说:“收手?华少涛,难道我收手,就能回到过去?我的父亲能

回来?还是,我不会遭遇这一切?别搞笑了,都回不去了。”

“涵月,我”华少涛还想说些什么,可我已经不想再听。

在他手要触碰到我时,我一巴掌拍开,“再见,我们…..只会是陌生人。”

我没再停留,出了教堂,身后的喧哗与吵闹之声,我听不到,只是知道华少涛逃婚了。

可我也没想到,回去的途中,我会旧疾复发。

当头是烈日,脚下是板油马路,我只记得自己疼到,浑身发颤,一头倒地。

“BoSS,前面有人晕倒了。”一辆豪车停了下来,特助下了车后,在

看到安涵月的脸时,连忙对着车上的男人报告,“B0SS,是安医生。”

“她?”男人打开车门,身高目测有一米八九左右,西装笔挺,身形健硕

,五官英挺,眉目凌厉,浑身泛着王者之气。

他迈步走到安涵月面前,见她伸出手抓着他的裤脚,眉一挑他将人抱起,对着特助道:“回老宅。”

原创文章,作者:解语之花呀,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njiminsu.com/xiaoshuo/2825.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