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战神娇妻:厉王很凶很宠很撒娇》顾幺幺,顾正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战神娇妻:厉王很凶很宠很撒娇

小说:古代言情

作者:火滟

简介:【双洁+爆笑互怼+团宠】睁开眼她已躺在别人的床,一个没忍住破了戒。别人穿越都是公主嫡女,她却是个戴罪之身!没关系!姐有特异功能。戴罪?洗白就行!但是出了些小状况,惹上了神秘厉王!惹不起,嫁了吧!可那温润如玉的杀手统领、妖孽多情的敌国三皇子怎么办?人家还带着自己前世领养的娃呢!那些莺莺燕燕能收拾的绝不省着,收拾不了的撒个娇自有人收拾!“王妃,外面有人找,说是你爸爸……”幺幺傻眼,不会她的亲戚都来了吧

角色:顾幺幺,顾正

战神娇妻:厉王很凶很宠很撒娇

《战神娇妻:厉王很凶很宠很撒娇》免费阅读

月黑风高,京郊一别院门前挂着的两盏红灯笼,正随风摇摆。

别院一房间内,烛火摇曳,映照着清一色的紫檀家具,奢华高调。

两个长相猥琐的男人,此时正看着房间内的山水屏风,山水屏风后是紫檀雕花大床。

淡粉色床帏随风轻拂,隐约可见一白衣女子正静静躺在那里。

虽未见真容,但这朦朦胧胧的意境已然让人心有期待。

发福男指着屏风,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哥哥,弟弟够意思吧!这等尤物先送给哥哥享用!”

山羊须男捋了一把胡须,故作深沉地问:“她怎么在你这里?”

发福男自豪地说道:“哥哥,你有所不知,这傻丫头知道以前我同顾正有所往来,便来求我搭救她们一家,你说这主动送上门来的羔羊,弟弟怎会不好好把握机会!当然,这样的好事我必须先想着哥哥您哪!”

山羊须望着屏风,面露讥色:“没想到名冠天下的顾才女竟是草包一个!”

原来,床上睡得人是幽晋国宰相顾正之嫡孙女顾幺幺。

顾幺幺是人间绝色。那双眼睛宛若秋水,让人一眼沉沦。

她不但人美,还是出了名的才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这样的女人简直令天下男人竟垂涎,令天下女人竟咬牙!

只可惜人家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的宰相孙女,无人敢造次。

现在宰相府倒台,墙倒众人推,这顾大美人自然成了众人的猎物!

胡须男盯着屏风后的女子,眼中早已染了丝丝情欲,往日女子巧笑倩兮的样子浮现在了眼前。

这等人间尤物真的是让人垂涎三尺啊!

胡须男眉毛一挑,看着不知趣的发福男,不高兴地说道:“难道贤弟还有别的事情?”

发福男呵呵两声,说了句:“大哥慢用。”便转身出了房间。

房门刚关上,胡须男便猴急地向着屏风后面的大床奔去。

衣服都未来得及脱下,便扑向了床上的女子。

不料,女子竟翻身一滚,闪到一边,随即瞬间弹起,跪坐在男子的身上。

还未等他有任何反应,双手抓他的头,一个扭动,便折了他的颈!

动作一气呵成,绝不拖泥带水!

只听她冷哼一声:“你们也配!”

原来,床上的女子早已醒来。

女子杀掉龌龊男人后,淡然下床。

她低头看了看身上那件若隐若现的纱衣,露出一脸嫌弃的表情!

女子环顾一周后,径直来到了衣架旁。

从上面取下一套还算得体的衣裳,有些笨拙地换上后,再次来到木床旁。

她淡定地从尸体上取下钱袋,一边掂着钱袋一边有些遗憾地说:“没想到刚来这里就坏了自己的规矩,一辈子的清誉就这样毁了。”

原来她早已不是顾正的嫡孙女顾幺幺,而是来自二十一世纪的特工顾幺幺。

只是这个特工有些特殊,她不杀人!

但是……

无奈过后,顾幺幺向着门外走去。

走到圆桌旁时,她随手摔了一个茶盏。

外面听墙角的发福男听到声响,立马推门而入:“哥哥,发……”

话还未说完,顾幺幺一拳便招呼在了他的太阳穴上,发福男瞬间毙命!

顾幺幺看都不看他一眼,凭着先前的记忆,来到了后院。

此时,某下人的房间,几个老婆子正聚在里面瑟瑟发抖。

一个老婆子哑声说道:“你们说老爷会不会发现那女子的死和我们有关系?”

另一个老婆子赶紧呸呸两声,说道:“你别瞎胡说了,那女子的死和我们没有关系!”

“可是……如果我们不……不那样对她,也许……也许她……不会死……”

“咣当”一声,重物落地,随即响起老婆子哭泣的声音。

一个低沉苍老的女声响起:“你再瞎胡说!老娘要了你的命!”

门外的顾幺幺已经不想听下去了,她抬手推开了房门。

房间内的五个老婆子一下子站了起来,望着门口熟悉的身影,脸刷的一下白了。

一个老婆子刚想尖叫,茶杯的碎片瞬间插进她的喉咙!

喷射出的鲜血飞溅到一旁老婆子的脸上、脖子上、衣服上,像极了那开在黄泉路上的曼珠沙华,绚烂骇人。

受到惊吓的其他老婆子只发出半声“啊”,四枚茶盏碎片便射进了她们的眉心!

顾幺幺努了努嘴,说道:“这些让你受辱之人已经全下去陪你了!”

这时,后院有了动静。

老婆子们喊出的那半句“啊”,惊动了其他下人!

顾幺幺听了听声音,来人不少,她一个闪身,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黑灯瞎火,她根本搞不清楚方向,只能凭着感觉跑。

没多久,后面便亮起了火把,追兵快到了。

顾幺幺停了下来,左右看看,趁着不太明亮的月光,她发现了不远处一处闪光的地方,有水!

她没有犹豫,立马向那个方向奔去!

只见她轻轻扒开草丛,哧溜一下,遁入水中,只漾起小小的波纹。

波纹在追兵赶到时,已经彻底没了踪影。

潭边搜查的下人打了一个寒颤,咒骂一句:“这是什么该死的地方?怎么这么冷?”

另一个下人四处看了看,见到了不远处的一棵歪脖树,脸色白了两分。

他惊慌地“嘘”了一声:“小声点!这是死人坑!据说这里死了上千人呢!”

“呸!我说呢,怎么这么瘆人!兄弟们赶紧走!赶紧走!别沾了晦气!”

此时的潭底,顾幺幺已经没空听他们闲聊了,因为她在潭底发现了一个八九岁的奶娃娃。

原创文章,作者:火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njiminsu.com/xiaoshuo/3307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