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罗,南宫婉儿小说《我,大罗圣子,出关无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大罗圣子,出关无敌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林默然

简介:这一世,璀璨大世,前所未有,古今不曾出现,未来无法媲美,永生之花将会迎来唯一一次绽放。沉睡的古代怪胎将会苏醒,消失的古老种族将会复苏,还有谪仙的传人,神灵的子嗣,远古大能的转世,就连尘封在万古岁月里的妖邪也会卷土重来。大罗圣地,中央大世界的生命禁区,自太古纪元至今共出了三十位大帝,每一代大罗圣子都是横推无敌的存在,征战帝路之时镇压了所在时代的一切天骄妖孽。然而,这一代大罗圣子,却是例外。

角色:大罗,南宫婉儿

我,大罗圣子,出关无敌

《我,大罗圣子,出关无敌》免费阅读

中央大世界。

大罗圣地。

这里是天地间的生命禁区。

自太古纪元至今,一共出了三十位大帝。

一门三十帝!

每一代大罗圣子都是横推无敌的存在,征战帝路之时镇压了所在时代的一切天骄妖孽,最终执掌天命,证得大帝果位。

有几次,大罗圣子觉得长生无趣,不如逍遥一世来得痛快,于是便放弃了帝路之争,这才轮到他人执掌天命。

否则,最后的结局如何,大家嘴上不说,但也心知肚明。

大帝果位,大罗圣地让你去争,你不一定成功,但如果不让你去,你就肯定会失败。

这就是大罗圣地的天威!

没错,就是天威!

一门三十帝的天威!

曾经有一个极尽辉煌的不朽皇朝,不信邪,结果第二天就被连根拔起,无数岁月以来沉眠在神源里的老祖宗,自废修为,跪成一排,对着大罗圣地的方向磕头求饶。

还有一个不服气的荒古世家,一夜之间,人间蒸发,三十亿万里疆域被夷为平地,就连地底的神源也被抽得一干二净,被大罗圣地丢破烂似的给扔了,引得无数古势力争相哄抢。

最可怕的还是五百年前,那是大罗圣地最后一次出手。

中央大世界的妖族,消失了整整六成。

没错,六成!

短短一日,妖族变得比古宝还要珍贵。

无数生灵,一片哗然。

第二天,至高无上的妖皇,摘了帝冠,褪去皇袍,从妖界横跨了无数疆域亲自前往大罗圣地,自废修为,负荆请罪。

五年。

足足五年。

大罗圣地才传出一道旨意。

此时的妖皇已经油灯枯竭,生命渐渐走到尾声,不过还是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笑容,最终倒在了大罗圣地的门前。

一代妖皇,彻底陨落!

临死之前,甚至连大罗圣地的门都没进去!

中央大世界,古势力的老教主陷入死寂,诸多大人物纷纷噤若寒蝉!

妖皇何等经天纬地,竟然落得如此下场?

那可不是什么名不见经传的小角色,而是一位极尽强大的老至尊!

可惜,面对大罗圣地,依旧不够看。

纵是伟岸无边的妖皇,也承担不起冒犯天威的下场!

从那之后,大罗圣地便成为了天地间的生命禁区,生灵禁行。

泰坦神碑,坐落于大罗圣地之中。

据说这是由泰坦神族的遗骨炼制而成,价值不可估量。

整个中央大世界,恐怕也只有大罗圣地敢如此大摇大摆地不把泰坦神族放在眼里,哪怕这一族曾经让真正的神灵喋血。

此时,泰坦神碑周围,一大片黑压压的人群。

这些都是大罗圣地的弟子,放在外面足以成为一方古势力的传人,将道统走向极尽辉煌,庇护传承无数岁月。

这里,多如牛毛,随处可见,遍地都是凤毛麟角的天骄妖孽。

“你们说,这一次,谁能打破记录?”

一位长相憨厚,身材高大魁梧,远比同龄人更加成熟的少年,体内气血如真龙,澎拜的力量乍现。

大荒蛮体。

蛮族的始祖便是这个体质,幼年时就能争锋大妖后裔与纯血幼崽。

曾在征战帝路中大杀四方,直到遇见大罗圣子才悻然败退。

后立蛮族,开辟不朽,为第一代蛮神。

按理来说,无数岁月,蛮族好不容易出了这么个宝贝疙瘩,有望并肩始祖,甚至将其超越,那简直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又怎么会出现在大罗圣地?

事实上,这真不关大罗圣地的事,上门抢人更是子虚乌有。

众所周知,大罗圣地,自太古纪元至今,从来都超然世外,作为整个中央大世界的生命禁区,倒不是他们高高在上,主要怕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所以一般都不会露面。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大荒蛮体算个屁?

也值得大罗圣地去抢?

就连第一代蛮神,还不是被大罗圣子打得抱头鼠窜?

先不说这小家伙能不能超越始祖,恐怕与其并肩都是一个不小的难题,真当修炼到了后期拼得还是体质与血脉?

要不是蛮族那帮老东西,求爹爹告奶奶似的想把自家宝贝疙瘩塞进来,加之大荒蛮体的确有资格入门,否则大罗圣地才懒得理会。

该说不说,蛮族的古之珍稀,有点东西,不愧是古老底蕴。

“破记录?”

一位明眸皓齿,有些古灵精怪,脸蛋上有甜美的小酒窝,眼睛笑起来像月牙的少女,没好气地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大块头,你是在开玩笑吗?”

她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莲香,就像是一株盛开在广寒宫中的白莲,晶莹玉润的肌肤下有神霞在流淌,闪烁着氤氲的光辉。

广寒莲体,一种不逊色于大荒蛮体的道灵之体。

所谓道灵,便是道之灵,天生与大道亲和,修炼起来更是事半功倍,前期几乎没有任何瓶颈,突破境界跟喝水一样简单。

修炼几月,抵得上别人数载。

“傻蛮子,这泰坦神碑可是记录着自太古纪元至今所有大罗圣地弟子的肉身秘藏,其中自然也包括历代大罗圣子,你觉得有人能打破他们留下的记录?”

又一位少女捂嘴轻笑,肌肤如玉,修长而笔直的大腿让人血脉喷张,精致的脸蛋却被一层淡淡的面纱遮盖,更添一丝神秘。

修炼之始,便是开启肉身秘藏。

第一秘藏,修成血泉,淬炼天地之造化,让肉身之中每一滴精血都蕴有无穷力量,如神曦泊泊流淌,滚滚雷鸣。

第二秘藏,筑成神骨,熔炼天地之精气,让肉身之中每一根骨头都变得坚不可摧,如神兵一般锋利,刀枪不入。

第三秘藏,五脏化灵,如真正的生灵自主吸收天地间的神精,生生不息,源源不断。

第四秘藏,开辟百窍,每一个窍穴便相当于一个洞天,夺天地之造化,反哺己身。

泰坦神碑,则是用来记录肉身秘藏的古之至宝。

简单来说,你只需要对着泰坦神碑全力一击,它就会自动列出你在肉身秘藏的排名,自太古纪元至今。

目前排在泰坦神碑第一位的便是大罗圣地第一代圣子,同时也是整个中央大世界肉身秘藏的记录保持者。

若是能打破这个记录,天地就会降下奖励,昭告整个中央大世界。

可惜,无数岁月过去了。

排在泰坦神碑第一位的名字依旧熠熠生辉,将往后所有天骄妖孽的光芒都掩盖,如一轮煌煌大日,自太古纪元照亮至今,压得一代又一代人喘不过气。

当得上肉身秘藏的万古第一人!

“南宫妹子,安怜妹子,你们误会了。”

蛮族少年连忙摆手,尴尬地挠了挠头,说道:

“俺说的不是泰坦神碑的记录,而是前段时间君师兄留下的。”

南宫婉儿,南宫古国的九公主,同时也是人皇最疼爱的小女儿,所以才会不惜举国之力将其送来大罗圣地。

“君师兄?”

南宫婉儿的俏脸上浮现出了一抹羞涩,眼底闪烁着崇拜之色,想都没想就摇头说道:

“君师兄可是最有希望成为这一代大罗圣子的人,他留下的记录又怎么可能被其他人打破?”

“倒也不是不可能。”

妙安怜则理智许多,眼睛一亮,缓缓说道:

“除了君师兄之外,其他几位师兄师姐也不可小觑,虽然平时不见他们出手,但绝对有望成为这一代大罗圣子。”

她有一双上古圣人的慧眼,生来便能看见他人的吉凶祸福。

第一次遇见君师兄的时候,妙安怜的眼睛差点瞎了,那种前所未有的浩瀚紫气,几乎就要将整个天地贯穿,龙凤之相,清唳长鸣,仿佛汇聚了整个时代的所有气运。

恐怕就算古国人皇见了也会郁闷得吐血。

足足休养了数月,妙安怜才好不容易保住了眼睛,逐渐恢复了过来。

不过,经历这一次惨痛教训,她学乖了。

平时在大罗圣地,上古圣人的慧眼就当摆设,能不用就尽量不要用。

除非忍不住。

是的,没错。

接下来的岁月里,妙安怜又有几次差点成了瞎子。

这让她又震惊又惶恐,这下算是彻底老实了,同时对大罗圣地愈发敬畏,心里不禁升起一阵失落感。

天骄妖孽?

不如草芥!

每次想到那些差点让自己成了瞎子的身影,妙安怜就为自己只有一双上古圣人的慧眼而自卑,与大罗圣地格格不入,根本就不配呆在这里。

还好,后来她想通了,既然当不了天骄妖孽,那就争取做个普通人。

好歹自己有一双上古圣人的慧眼,总不至于连普通人都当不了吧?

也说不定啊!

“哎……”

妙安怜在心里叹了口气,自卑感油然而生,她有些心烦意乱。

想当初,长生妙家以无数岁月的古老底蕴,才争取到妙安怜进入大罗圣地的机会。

这是将她当作家族的未来在培养,灌注了无数资源,倾注了举族之力,打算在这一世,最后去拼一把,赌上全部,豁出一切。

本想让妙安怜在大罗圣地深造,大展宏图,展露峥嵘。

暂且不提成为这一代大罗圣子,这种不切实际的事情,至少也要做人中龙凤,将长生妙家带上一个崭新高度。

超越祖上的辉煌,开辟一个新盛世!

结果倒好,现在的妙安怜,只想努力当一个普通人。

这要是被长生妙家的人知道,恐怕会直接气得吐血。

妙安怜也欲哭无泪。

你以为我想啊?

我这双眼睛可是上古圣人的慧眼!

现在呢?

被打击得只想在大罗圣地当一个普通人!

你知道我究竟经历了什么?

你屁都不知道!

妙安怜的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贝齿轻咬嘴唇,十指尖如笋紧紧攥在一起,眼神十分幽怨,楚楚可怜,惹人怜惜。

“安怜妹子,你……你咋啦?”

蛮族少年暗暗吞了吞口水,眼睛都看直了,连忙甩了甩头,有些心虚地开口。

妙安怜没有说话,轻轻摇了摇头。

南宫婉儿则撅起了小嘴,显然不认同刚刚的观点,想要反驳。

就在这时,人群中传出一阵骚乱,引起了三人的注意。

“君师兄来了!”

有人兴奋地尖叫。

闻言。

三人浑身一怔,瞳孔放大,难以置信。

“见过君师兄!”

泰坦神碑周围,所有人都躬身作揖,眼中充满狂热。

这些人,要么是荒古世家的公子,要么是长生世家的明珠,还有古国人皇的子嗣,与诸多古势力的传人,本该有天骄妖孽的无敌信念,此刻却皆浮现出了一抹敬畏。

就连蛮族少年、妙安怜与南宫婉儿三人,也不例外。

一个是大荒蛮体的妖孽,有望并肩蛮族始祖,乃至将其超越,带领整个蛮族走向极尽辉煌。

一个是南宫古国的九公主,同时也是人皇最疼爱的小女儿,更拥有广寒莲体这等道灵之体,前期修炼几乎没有任何瓶颈,但却并没有沉溺其中,而是将每个境界巩固圆满,追求极境。

一个是长生妙家的少主,生来便拥有一双上古圣人的慧眼,可以看见他人的吉凶祸福,况且上古圣人乃是教化万物的大贤者,一双慧眼又岂可小觑,蕴有无穷繁奥与玄妙,尚未被挖掘。

可就算是这等人物,此刻眼中也只有深深的敬畏与崇拜,仿佛不再是所谓的天骄妖孽,而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普通人,除了仰望,没有一丝骄傲。

与此同时。

大罗圣地的长老也被惊动了,纷纷将目光投向了泰坦神碑。

这些都是血气尚未干枯的老天神,随时都能重回巅峰,一滴血便可崩塌十万大山,让方圆百万里寸草不生,既便只剩下一缕发丝也能借之新生,属于天神的威压可盖一切低境界修士。

中央大世界,天神便是一方太上老祖,古势力的真正底蕴,平时沉眠在神源之中,只有生死存亡之际才会复苏,迸发极尽璀璨一击,将所有敌人灰飞烟灭。

而在这里,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长老,平平无奇。

“君家的小子来了,莫非这次有把握打破历代圣子的记录?”

有长老猜测,言语间流露着一丝惊讶。

“君家的小怪物?”

有长老瞳孔一缩,好半晌才感叹道:“不得了啊!”

如果你仔细观察,一定能骇然发现,当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眼中竟流露着一丝恭敬。

这可是一位老天神啊!

中央大世界的盖世高手!

古势力最后的底蕴啊!

如今却对一个小辈这般作态?

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一定会吓得痴呆!

整个人都会前所未有的疯狂!

“除了君家的小妖孽,其他几个小家伙的能耐也不小,若是早生几世,必将执掌天命,证得大帝果位!”

有长老幽幽一叹,哭笑不得地说道:

“可坏就坏在,这些小家伙,竟然出生在同一世,也不知道究竟是福还是祸啊……”

“你们难道还没发现问题吗?”

就在这时,一位长老忍不住苦笑:“自太古纪元至今,可曾有一个时代,同时出过两位大帝之姿的妖孽?”

“不曾。”

众多长老一愣,面面相觑,摇了摇头。

自太古纪元至今,称得上大帝之姿的妖孽,唯有历代大罗圣子一人。

至于其他天骄,无一不被镇压,最终在征战帝路中沦为失败者,谈之大罗圣子便色变,更别说与其并肩了。

繁星无数,虽偶有皓月,远不及太阳熠熠生辉。

“我且再问你们。”

刚刚那位长老继续苦笑道:“谁最有可能成为这一代大罗圣子?”

“这……”

众多长老又是一愣。

你别说,几个小家伙的可能性都大,一时间还真不知道该选谁。

君家的小怪物?

但其他小妖孽也不差啊!

最后孰强孰弱还真的说不清楚!

换句话说,这一代大罗圣子,并没有绝对的人选,谁都有可能。

这种情况,自太古纪元至今,从来没有出现过,历代大罗圣子都是镇压了所在时代一切天骄妖孽的唯一无敌,如一座大山压得老一辈都几乎喘不过气,绝不可能存在选不出来。

“莫非……”

众多长老脸色大变。

“你们想得不错。”

“这一世,应该便是传言中的璀璨大世,古今不曾出现过,未来也无法媲美,沉睡的古代怪胎将会苏醒,消失的古老种族将会复苏,也许还有谪仙的传人,神灵的子嗣,尘封在岁月里的妖邪也会卷土重来……总之,这是大世,真正的大世,前所未有,旷古烁今。”

“哪怕这一代大罗圣子,恐怕也只有九成的把握证得大帝果位。”

“什么!?”

众多长老顿时方寸大乱,不由失声惊呼:“才九成!?”

那可是大罗圣子!

竟然只有九成把握证得大帝果位?

如果中央大世界的大人物知道这件事,一定会呵呵,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是啊,只有九成,剩下一成就是璀璨大世带来的变数。”

“自太古纪元至今,我大罗圣地都可以放任不管,但这次不行,由不得这一代大罗圣子胡来。”

“没人知道璀璨大世意味着什么,中央大世界又将发生怎样的变故,也许是希望,没准是凋敝,这应该是永生之花唯一一次绽放,总之,天命与帝位,必须要夺下。”

说话的长老,眉宇间充满了担忧,又掺杂着几分期待。

“一成的变数……”

众多长老的眉头都拧了起来,愁眉苦脸,唉声叹气。

他们倒不是担心璀璨大世,这影响每个月的俸禄吗?

主要这一代大罗圣子竟然没有十足把握证得大帝果位,这就让他们很难受了,如鲠在喉。

对他们来说,大罗圣地就是一切,比生命更加重要!

“九成?笑话!”

一声冷哼,让众多长老回过神来,纷纷看去,竟是大罗圣地七十二峰宫主之一。

天君峰宫主,李念生。

修为深不可测,曾与佛门世尊论道,也曾独斗太古四皇。

因为长相儒雅,弱似书生,行事作风却十分霸道,所以世人皆尊称表面书生,李天君。

“见过天君!”

众多长老连忙行礼,毕恭毕敬,不敢有一丝天神的架子。

相比世人,他们更清楚眼前的儒雅男子有多可怕,实力之强就算他们全部加起来也伤不了对方一根指头。

当然,比实力更恐怖的,则是天君的霸道。

中央大世界有诸多世界,妖族的妖界,石族的石界……圣族曾经的圣界。

为什么要说曾经呢?

因为曾经天君去圣界谈事情,结果没谈拢,从那之后,中央大世界便少了一界。

“嗯。”

李念生微微颔首,目光却停留在了泰坦神碑上,淡淡说道:

“若是连这一代大罗圣子都无法执掌天命,那所谓的璀璨大世不过就是个笑话,无人可证得大帝果位。”

他就像是一位大儒,天地间竟是隐隐响起了上古圣人朗诵经文的声音,教化万物,启迪灵智,让人不由自主地信服,如同聆听教诲的童子。

这一代大罗圣子?

什么意思?

不是还没选出来?

众多长老,满腹疑惑,一头雾水。

“天……天君……”

有长老状着胆子,深吸了一口气,身为老天神的他,声音都在颤抖:“敢问您刚刚的话是何意?”

“难道您也看好君家的小家伙?”

有长老原本便更看好君家的小怪物,此刻更是眼睛一亮,语气有几分兴奋。

众多长老纷纷一怔,皆投去好奇的目光。

“君家?”

李念生摇了摇头,目光看向泰坦神碑那道众星捧月的身影,淡淡说道:

“若是早生几世,的确有资格成为大罗圣子,可惜偏偏生在了这一世,只能说时也命也。”

他说得很平静,没有任何惋惜。

实际上,到了他这等地步,不管修为还是心境,都已经几乎至臻了,就算天塌下来也难以动摇分毫。

再妖孽又如何?

大罗圣地缺么?

身为天君的他,宰的天骄还少?

就算老一辈的盖世高手,死了也不计其数!

“那可是姬家的小丫头?”

有长老急忙地补充。

“不不不,我觉得应该是秦家的小少主。”

“秦家?萧家神子也不差!”

“错了,错了,全都错了,肯定是陆家!”

“嗯……陆家确实有几分可能,你们莫非忘了?

有几次,咱们大罗圣地的圣子放弃了征战帝路的机会,那个时代的大帝果位貌似就是陆家!”

“切,君家祖上还不是出过大帝?

真要算起来,陆家还不如君家!”

众多长老,你一言,我一语,撸起袖子,扯着嗓子,跟老顽童似的,争得面红耳赤,全然忘了一旁的天君。

“静。”

李念生微微皱眉,缓缓吐出一个字。

这个字,仿佛蕴有神禁,就连真正的神灵也会被封印。

众多长老只感觉体内的天神种子都失去了联系,那可是触摸大道的媒介,感悟天地间的妙理真谛,惊骇无比,大汗淋漓,连忙跪在地上认罪,不敢看天君的眼睛。

“罢了。”

“多谢天君!”

众多长老如蒙大赦。

可接下来,天君的话,差点将他们直接送走。

一个个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都石化了,从上到下僵硬了。

“那位的身份太过不凡,即便尔等身为天神,若是不仔细回忆,也会淡忘其容貌与身形,无数岁月之后,就连那段记忆也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天地间本就没有此人。”

李念生的眼中闪过一丝凝重,认真地说道:

“这一代大罗圣子,除了那位之外,谁都没有资格!”

原创文章,作者:林默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njiminsu.com/xiaoshuo/36733.html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